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舜耕山下淮河边-王成的个人博客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

 
 
 

日志

 
 
关于我

军人已随军令走,他乡却留几多愁。莫道塞北少春色,别时亦觉情悠悠。

网易考拉推荐

2016对军旅生活难忘的回忆  

2007-07-01 00:0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只是笑,但依旧是无话可说。我今夜会有个美好的梦,梦中会回到那个我生活了三年的军营,梦见我的战友,我的热情,醒来后无话可说,有的,是略带湿痕的枕巾。
                                                                                             ------摘自<狼牙>
   
        这些都是过去许久的事情了,但,正是这些许久,已经支离破碎的记忆,给我带来了力量,欢乐,自豪,还有明天。一切,都需要回忆。
      25年前的1991年,在一缕冬日的阳光下,我离开淮南来,到了距八达岭长城百公里路程的塞北---宣化。塞北的冬天,寒风刺骨。一缕冬日的阳光,艰难的穿透了窗户,照在炮兵十团二营新兵连的宿舍里,照在了我那尚未整出形来的墨绿军被上。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是融入到工作当中。或训练,或勤务,或演习。偶尔的节假日或探家时候便急不可待的换上便装,消失在人群里。对部队的感情,那时候无从谈起,只是个自己的工作环境,场所。除此,也就没什么感觉了。疲于应对繁杂的公差勤务,没完没了的考核检查,验收落实,无可奈何的值班值勤。那时候谈不上什么投入与否,只是职责与使命所在。
        就当大家沉浸在来得晚了一些的1994年第一场雪的时候,在不经意间,我就到了离开部队的时间。在正式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清楚的记得,在一阵激动后,在战友们的注视下,我擦去了眼角已经流下的激动的泪水,突然吗?自己不是一直在等这个通知吗?
        当时我想,脱下军装退出现役,不论从哪个方面,什么意义来讲,对一个曾经当过兵的人,都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以后的每年到这时候我应该很隆重的纪念一下。可惜,后来的这二十几年过的非常的快,尤其是1996年以后的多年,我还没有来得及为如何纪念想出办法,就已经完全的融入到了这个世俗而又现实的“地 方”。在离队后到今天的日子里,我勤勤恳恳的做着索然无味的工作,从没有丝毫的懈怠,因为我知道,虽然离开了军营,但在同事,亲戚,朋友眼里,我是个当过兵的人。是个老兵,是个退伍军人。但是,不可否认,在从军队到地方的角色转变过程中,看似平静的内心,冲突无时不在。虽然从军营里走出来了,但我忘记不了我的军营。我怀念过去,怀念部队,怀念那些让我如痴如梦的岁月,已至于永不能忘却。为了理想,历经艰苦,曾经哭泣,曾经欢笑,但我会永远记得在部队的闪亮日子。
         岁月,是一条无声无息的河, 在不知觉中,时光的足迹已在历史的长河中划过了四十多个光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遗落下太多的故事。一次次不经意的回忆,使我一次次感悟人生的真谛,也点燃了我对于军旅的全部理解。虽然我脱下了那挚爱的军装,但却把那份思绪融进了全部生命。 回想起那从戎岁月,逝去的记忆太多了,惟独留给自己的,也是一个漫长的回忆。从军营中走过,带回的是绿色的回忆.爱了、恨了、痛了、哭了,经历过才会明白。拥有了、失去了,反反复复才逐渐领悟人生的真谛。我不再幻想,也不再彷徨。就让一切定格在回忆里,梦消失的地方我们还有下一个希望。  就让我们用共同的信念,铸起新的征程。
        曾几何时,我一直都在眷恋着塞北那座军营,那片火热。忘不了离队时送行的战友眼里的晶莹,站台上离别时的热泪。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坚强的,可就在列车驶离站台时,我哭了。铁轨在寂寞的雪夜里延伸,我不知道自己将走向何方,更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往哪里。那是个让我伤痛的雪夜。路,是那么的长,心,是那样的沉。望着已经泛白的军装,看着对面同样无言的战友,我默默的闭上了眼睛,泪珠滚落到没有领花肩章的军装上。
        军人已随军令走,他乡却留几多愁。莫道塞北少春色,别时亦觉情悠悠。 当军号在耳边再次响起,思念该向何方?在离队后的那段日子里,心里总有着深深的失落,不知不觉,怀念军旅中那些战友和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已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让我时时刻刻都有着扯不断的牵挂。
       无数个失眠的黑夜里,我又想到了塞北那个小城,那座军营,和战友们分享一支烟,跟战友们躺在床上谈女孩,谈大款,谈以后的生活。想起了部队农场稻田地里的劳动,想起了黄洋滩军区靶场的漫天黄沙,想起了桑干河边上的野营驻训,想起了京张光缆通信工程艰苦的施工,想起了军营熄灯号后的安静.........
      情感的左右和不可避免的淡忘,有些思绪难免偏离现实。无论记忆如何筛选,难忘军旅情,永记国防绿。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坚强的,可在我转身离去的脚步声中,泪,已悄然洒落。离开了部队,自己竟是那么的脆弱、、、、、  
         别了,军营,别了,塞北。
         别了,绿色,别了,火热。

                                                            

 

                                                                                         2016年除夕于安徽淮南洞山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